第30章 未来老公?

A+ A-

沈秋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江可可气不过,上前,狠狠掐了薄依依的胳膊一把,“够了,少给我玩绿茶这套……啊——”

她话音未落,就被薄景渊大力推开,膝盖重重撞在地板上,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。

“可可——!”沈秋慌张地扑上去,扶起江可可。

江可可压根站不稳,“疼,疼,膝盖,秋秋,我的膝盖骨可能裂了……”

对于一个舞者来说,膝盖骨碎裂,无疑是灭顶之灾。

沈秋的眼圈瞬间就红了。

她转头,死死瞪着薄景渊。

为了薄依依,他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伤害她的朋友!

薄景渊这个混蛋!

他被她看得浑身莫名一阵发毛,胸口堵着一口气,愈发的烦闷。

“沈秋,你最好祈祷依依没事,否则,下次就不是膝盖骨碎裂那么简单了!”

她不可置信地瞪着他,心口像是漏了一个洞一般,冷风嗖嗖往里灌。

“你就不问问,我母亲被薄依依害得,现在怎么样了?!”

薄景渊心头一凛,“伯母怎么样了?”

“呵——!薄景渊,我也告诉你,你最好祈祷我妈妈没事,否则,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好妹妹!”

沈秋将监控视频传到他手机里,而后,背起江可可,拉开门,冲了出去。

薄景渊愣愣盯着她的背影。

他从不知道,她小小的身子里,竟然蕴含着这么大的能量。

心里无端的发慌。

他怀中的薄依依,悄悄掀起半只眼睛,看着他沉沉的目光,心头的嫉恨如海啸翻涌。

四年前,她出嫁那天,他还不顾形象地冲到婚礼现场,誓要带她逃婚。

若不是薄家派人强势拦着,他就真的放下一切名利,跟她双宿双飞了。

可,这才过了四年,那个曾经非她不娶的男人,就无可救药地看上了另一个女人。

偏偏这个女人,一开始只是她的替身!

一个高仿品而已,凭什么打败她?

薄依依揪着他衣领的手,用力攥紧。

嗤啦一声,薄景渊的衬衣被撕裂了一道口子,扣子更是崩了一地。

薄景渊正要打开沈秋发给他的视频,蓦地停下动作,下意识扣住薄依依的手,低头盯着她。

眼底的戒备,让薄依依心底的嫉恨愈发汹涌澎湃。

她红着眼,攥紧被撕下的衬衣布条,“对不起阿渊,早知道会给你和秋妹妹添这么多麻烦,我就不回来了……”

薄景渊:……

张了张嘴,安慰的话,竟是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

“阿渊,我宁可回到赵逸尘身边,至少,还能帮到你。也不想在这里,眼睁睁看着你的心,一点一点被另一个女人侵占。你就当我自私也好,恋爱脑也罢……我走了,祝你和秋妹妹幸福。”

她说着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,蓦地松开他,趔趔趄趄朝外走。

走一步就咳上好久,到最后,直接跪趴在了地上。

薄景渊心头一凛,大步上前,将她抱起来,轻手轻脚地放回病床上,“别说胡话,我说过要治好你的病,就绝不会食言!”

薄依依红着眼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,低头不语。

他又哄了她好一会,才离开。

薄依依抬眸,盯着开了又关的门,眼泪一滴一滴滚落下来,“阿渊,可你也说过,这辈子都不会碰,除了我以外的女人……”

……

沈秋安顿好江可可,一抬头,就对上薄景渊深邃如海的眸。

“监控我看了,依依从始至终,都没有对伯母做出过激行为……”

“出去!”沈秋语气很冷,眼底猩红一片。

薄景渊黑了脸,“我问过医院的值班医生,依依的确找他们了解了伯母的病情,甚至还介绍了比秦临更适合的医生……”

“薄景渊,你给我滚出去,现在立刻马上!”

沈秋嘶哑着嗓音,抓起枕头,一下一下,狠狠砸在他身上。

薄景渊的眉头越蹙越紧,倏地伸手,狠狠攥住她的手腕,“沈秋,你到底闹够了没有?!”

“闹?”她冷笑着,怔怔看着他,突然就笑了,“从现在开始,我不闹了,所以,请薄总把离职书签了,寄给我!”

“不可理喻!”他冷冷甩开她的手,径直离开。

嘭!

病房的门被大力关上。

巨大的震动声,像是敲击在沈秋的心口一般,疼得她弯腰,捂住左心房的位置。

江可可膝盖上打了石膏,行动不方便,急得不行,努力伸手,够着她的背部,一边轻拍,一边哄。

“别生气了,为了这种狗男人,不值得,以后姐姐给你介绍一堆嫩模,个个碾压薄狗!”

沈秋:……

碾压薄景渊?

说实话,无论是颜值,还是身材,想要碾压薄景渊这个狗男人,着实不容易。

她仰头,强颜欢笑,“好。”

护士推门而入,“沈小姐,你母亲情况稳定了,不过接下来都不能再受刺激。秦医生想给她安排其他病房,你过去找他一趟吧。”

“好。”沈秋暗暗舒了口气,起身,朝外走。

“等等。”江可可叫住她。

沈秋疑惑蹙眉,“怎么了?”

“整理整理啊,你看你衣服也乱了,头发也乱了,还有眼睛都哭肿了,我包里有化妆品,赶紧拿去补救一下。”

沈秋:……

她是去跟秦临商量妈妈的治疗方案,不是去相亲。

“别用这种无语的眼神看我,我告诉你,以我江可可阅男无数的经验来看,秦医生绝对是你的良配,快快快,总不能等我这个瘸子给你上妆吧?”

沈秋拗不过江可可,只能接过化妆品,坐下补妆。

薄景渊去而复返,推开门,就看到她正在补口红,眼眸冷眯起来,“不是很紧张伯母的情况,还有心情补妆?”

“你懂什么?女为悦己者容,我们家秋秋要去见阿姨的救命恩人兼未来老公,你有意见?”江可可毫不客气地怼他。

薄景渊的脸色,肉眼可见的阴云密布,“未来老公?!”

伸手,直接掐断了她手里的口红。

桃粉的口红,沿着她好看的唇线,一路划过脸颊,最后落在她米白的裙摆上,触目惊心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章节目录
  3. 第30章

章节 X